赶路

2017.10一篇你绝对不会相信出现在考场上的考场作文。

  他茫然地杵在芜杂的路上,身旁的一切都在飞速地前进,前进。

  这路旁的原野是如此的荒凉。弯刀般的月亮阴惨惨地挂在当空,好像下一秒就会用它的柔情无情地将他碎尸。然而,他又痛苦地想着,没有月光,路就赶不成。

  他可以看见荒野上的一切的一切的景物,然,他看不清一丝黑色夜幕遮住的底下。他们只留下仿佛游荡他坟前的鬼影。他又想起了他曾看过哪个人写的活的火和死的火,他不知道他人如何理解这活火和死火,但他觉得他现在就像死的火一样,既燃烧,既熄灭。他颤栗着,可实在麻木着,像处在宇宙初端的混沌渊薮中。

  他压抑着苦痛拔起双腿赶路,路两边的景物却前进地更快了。

  夜深露重的这一个晚上,木樨的香气已取代了蝉的鸣泣。喜悦来的就是这么突然,他觉得他连鬼怪都不怕了,脚步也轻快了许多。

  月光柔柔地照着前面的路。

  他觉得他在云浪中行走,而他确实做到了。他狂笑着,他本以为他还在空旷的原野中赶路,只能看见黑色的清晰的剪影,可是他竟不知不觉踩上了天国的云梯。

  他在高寒的天宫凤阙的幽径行走时,忽然发现他一道道可怖的伤疤都愈合了,他可怜的身体充满着力量。虽不及希腊的天神,但他也心满意足。他觉得他的肉身已经离开他,这般,他便可以用一切努力赶得更快。他想走得更远,走……

  他的豪情戛然而止了。他愕然地发现自己回到那条荒野中的路。

  他慢慢停住,又冷又饿。天地之间飘着鹅毛大雪,他什么都看不见。连黑幢幢的影子,连曾爱他的月光和星光都一踪不寻。

  他现在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物体。他大吼,大叫,筋疲力尽地趴在地上像濒死一样喘气。默不作声的路仿佛在嘲笑他。

  这岑寂的荒野是否曾有女巫语言给予一个人称王的野心?曾让他灼热的鲜血慢慢冷却?躯体渐渐腐化?

  他微微笑着,觉得那火又活了,他虽没有力量,但他下定决心要将最后一丝力量耗尽,任这条路成为他风霜摧残的尸体的坟墓!

  他终于在赶一个人的路。

  路边的景物在不停地后退,后退……

NOTE:主要是当时心境的反应,根本没把注意力放在文字上……激情写文。

评论 ( 1 )

© 奥伏赫变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