片段潘花

20180427


  千禧年的冬天,和其他冬天对北京来说并没有什么两样。仍旧是大雪,仍旧是干燥的西伯利亚寒流。

  潘子抽了一口烟。这么多年站在吴三省身边走南闯北,太多相似的夜晚并没有让他疲劳,却让他那段年青的记忆蒙上一层模糊的雾。他掐灭了那只烟。刚过了正月十五,他随三爷替九门吴家给北京的霍家,解家拜晚年。说是拜年,其实跟霍家更像是生意场上的你来我往,跟解家倒像是走亲戚。三爷不知进了那四合院的哪一个隐秘房间给霍老太请安。作为三爷的一条好狗,他一向拿捏的住分寸,可他刚才就在这四合院里抽了一支烟。

  “你竟然在这里抽烟!”

  他感到一阵尴尬,心里暗叫坏事。

NOTE:利用晚自习最后十分钟写的,肥肠短小潦草。但为了极地的未来,我决定扛起我滴小锄头开荒!


评论

© 奥伏赫变 | Powered by LOFTER